中文导报:安倍经济学临危履薄正在走向终结灵堂课室七夜谈

来源: 中国新闻网 | 2016-04-10 11:48:32 | 作者:实习编辑

  中新网4月8日电 日本中文导报4月第2期刊发社论《安倍经济学临危履薄正在走向终结》。社论说,夏普和东芝无奈卖身的事实,已经败露了“安倍经济学”走向终结的端倪。拜“安倍经济学”所赐,

  中新网4月8日电 日本中文导报4月第2期刊发社论《安倍经济学临危履薄正在走向终结》。社论说,夏普和东芝无奈卖身的事实,已经败露了“安倍经济学”走向终结的端倪。拜“安倍经济学”所赐,普通日本人的生活负担也明显增加了。当国民、企业、社会“实在撑不住”的那一天,就是“安倍经济学”的终焉之日。

 

  文章摘编如下:

  4月新财年开始之前,日本参院全体会议赶在3月29日靠执政党等多数赞成表决,最终通过了2016年度预算案。一般财政预算支出总额为967,218亿日元(约合人民币55,300亿元),创出历史新高。最大的预算包括养老金与医疗在内,社保支出将达到纪录高位31.97万亿日元,占比达33%;军费支出增长1.5%,首度超过5万亿日元;为实现安倍政府“一亿总活跃社会”目标,幼儿教育无偿化、扩充保育设施等预算列为2.4万亿日元。

  即使这样,在新旧财年交接期传出的市场信息并不令人乐观,反而出现了过去五年来首次全面逆转。安倍首相在2012年12月执政后提出“安倍经济学”,射出“金融缓和”、“积极财政”、“成长战略”三支箭,推动了新一轮资本市场的扩张。作为市场风向标,从2011财年末(2012年3月31日)到2014财年末(2015年3月31日),日经平均指数连续四年同比劲升,而日元汇率则连续三年同比下落。不过在2015财年末(2016年3月31日),这一趋势出现变数,日经指数同比下跌2448点,日元汇率则同比上升了7.78日元,“安倍经济学”出现了市场疲软的明显征兆。无独有偶,在4月1日新财年开始,市场依然不给力,“日银短观”显示景气恶化在加速,日经指数大幅下挫近600点。2016财年开门不利,连跌七个交易日,创纪录。

  另外,在3月30日这一天,日本夏普和东芝两大白电巨头同时宣布易主,分别被美的集团和富士康收购。夏普的溃败和东芝的衰退,当然各有经营和管理上的问题,但离不开曾经雄视世界的日本家电行业整体衰落的大背景。犹记在2009年金融危机之后,日本祭出“家电环保点数”,揠苗助长式地刺激内需,掀起了日本家电行业最后的狂欢。事实上,寅吃卯粮的做法可能是压垮夏普和东芝这样的家电巨头的最后一根稻草。而“安倍经济学”实施三年来,除了煽动并烧旺市场虚火以外,对于改善制造业环境、提升有效市场需求等基本上无能为力。夏普和东芝无奈卖身的事实,已经败露了“安倍经济学”走向终结的端倪。

  4月新年度开始了,拜“安倍经济学”所赐,普通日本人的生活负担也明显增加了。比如在医疗健康方面,国民年金保险费月额上涨670日元,介护保险费月额上涨175日元,大病院受诊没有介绍信会增加5000日元以上负担,入院后的伙食费每餐增加100日元;在日常生活消费方面,有代表性的是东京迪斯尼乐园入场套票从6900日元涨至7500日元,家用食盐相隔24年从73日元涨到98日元/100克,深受欢迎的冰棒“ガリガリ君”相隔25年从60日元涨到70日元,生产商含泪泣告“我们实在是撑不住了”。在工资不见上涨、个人实际收入连续同比下滑的现实面前,生活费用逐步上涨正以“温水煮青蛙”的方式推动私人消费走向临界点。当国民、企业、社会“实在撑不住”的那一天,就是“安倍经济学”的终焉之日。

  目前,日本的私人消费依旧疲软。3月29日,官方公布2月份的消费数据,除去闰月因素,日本的家庭消费同比下跌1.5%。总体来说私人消费仍然比较疲软。去年以来,日本的私人消费持续恶化,人们对于花钱变得更加谨慎,因为实施新政以来三年,薪资实际并没有增长,股市行情却开始走低,日经指数已经从本轮最高的2万点下挫近两成。普通民众对“安倍经济学”正在失去信心,情况变得不太乐观。

  今年5月,日本将举办七国集团(G7)峰会。安倍晋三首相有意在G7峰会上展示动用国家财政支撑经济的积极姿态,欲主导国际协作来稳定减速明显的全球经济。为了防止经济陷入衰退,日本政府开始讨论刺激计划(补充预算案)。经济刺激计划规模需达5万亿至10万亿元。

  新预算案的核心是争取解决儿童入托难等问题, 缓解部分因孩子无法入托而愤怒喊出“去死吧,日本”这样溢于言表的国民心态,执政党内也有人要求同步改善保育员薪资。总之,目的是不能让雄心勃勃的“一亿总活跃计划”遭遇出师不利。另外,为了刺激消费,政府还计划发行商品券,也有意向低收入年轻人发放补贴,并完善旅游基础设施以吸引更多访日游客。

  安倍首相已经认识到,在金融缓和与财政出动之后必须实施成长战略,为此制定了GDP600兆日元的目标,寄望通过经济增长来改善不断恶化的财政,实现“安倍经济学”的目标。不过,成长战略需要时间,绝非立竿见影。相比之下,“安倍经济学”即将面临的政治审判和经济考验两道门槛,似乎更具现实性。

  在政治上,2016年7月日本将举行参议院大选。眼下,在野民进党结党不久,势力见长,对安倍自民党形成牵制,对执政联盟威胁明显。去年以来,安倍强行推动国会通过新安保法,得罪了日本国民,而“安倍经济学”的负面效应已经凸显,导致选民心理渐渐背离执政党,内阁支持率下降,不利于自民党选情。无论是参议院选举,还是参众两院的“二合一”大选,都可能演变为对“安倍经济学”的政治审判,不能掉以轻心。

  在经济上,明年4月将消费税率从8%上调至10%,可能成为“安倍经济学”的鬼门关。安倍首相在3月29日记者会上重申,除非发生雷曼危机或大地震级别的突发情况,不然将按计划上调消费税。但是,如按计划再次上调消费税,重创私人消费已经是看得见的结果。为此,再次延期并非不可能。如果安倍政权跨不过消费税这道门槛,“安倍经济学”的终结已经有了时间表。

上一篇:欧洲时报:荷兰公投,欧洲不能承受之轻无盐妖娆

下一篇:南洋商报:以惯性的西方心 难把准中国经济脉搏

热点排行

专题

调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