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岁副县长网上发辞职感言引热议:可以长长地舒口气

来源: 解放日报 | 2014-10-30 14:56:13

辞职的副县长■本报记者 李晔 实习生 赵一苇几个月前,一篇标题为《平阳副县长辞职感言》的文章开始在微博、微信等疯转。特别是文中多句话引发人们的感慨,“辞职获批,可

 辞职的副县长

■本报记者 李晔 实习生 赵一苇

几个月前,一篇标题为《平阳副县长辞职感言》的文章开始在微博、微信等疯转。特别是文中多句话引发人们的感慨,“辞职获批,可以长长地舒口气了……这一刻,仿佛云淡风轻……半年多来,这个在内心里翻腾的想法,终于按照自己的设想,一点点地实现了。”38岁官居副县长,周慧这位年轻干部的辞官之举引发热议。

CFP供图

温州某局正处级干部叶温,始终记得有两位好友曾向他谈及“压力”。一位,是市政府某处长。前年5月,叶温见处长神情疲累,特意劝他注意身体,岂料一周后便传来处长脑溢血的噩耗;另一位,是周慧,温州平阳县副县长。今年3月,周慧向叶温坦言“压力大”,3个多月后,周慧辞职。

今年38岁的周慧,硕士,无党派人士,仕途在外人看来蒸蒸日上。关于他辞职后去向,最确凿的版本为赴意大利经商。一时间,全国喧嚣热议。

然而在事发地温州,记者所听到的声音,却不外乎“很正常”,或带点不屑地认为:“这多大的事啊?”

对温州而言,公务员辞职或许真的不算鲜见。周慧之前,早在2003年左右,温州就有2位副市长及市政府正、副秘书长接连辞职,而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弃政从商的公务员更是以批量计;周慧之后,大到温州市某局副局长,小到平阳县某镇镇长,近日也相继告别体制,但人家可是静悄悄地离开。

偏偏周慧,根据行政级别划分,区区“七品芝麻官”,闹出了不小的声响——这不仅仅因为他辞职时间是在“老虎苍蝇一起打”的节骨眼上,他的离开易引人遐想; 更在于他在自己的QQ空间里写下辞职感言,“仿佛云淡风轻,自由的气息似微风拂面”,面对不理解和反对的声音,他则感慨“夏虫不可语冰”。

写下这含义颇多的千字文,或是无心之举,但此文被朋友转发后迅速扩散,即便周慧本人迅速删除,仍无法阻止话题持续发酵。

为何会这样?

“滚得不透”的侨乡才子

温州文成县,周慧的老家。这里山围水绕,自古都被赞为“世外桃源”。

这个季节,文成常有不期而遇的大雨和山洪爆发,但雨后文成出落得愈发水灵,衬着当地人从容洒脱之性情。此地是著名侨乡,全县移民海外侨胞10多万人,尤以旅居意大利、荷兰、法国居多。

周慧自小在此成长、工作,直到2009年。平阳县政府网站公开资料显示:周慧1997年从文成县珊溪镇党政办秘书做起,先后任文成县政府办秘书、综合科副科长,县司法局副局长、口乡乡长、县工商联会长、县政府法制办主任等职,保持了每1至3年换一岗位的频率。2009年他离开乡亲,通过竞争性选拔,上任温州龙湾区副区长。2011年来到平阳县,就职副县长。

记者拿到周慧手机号码,“已启用来电提醒业务”,始终无法接通。对于周慧的为人,性格、作风,记者采访中几乎听不见反面评价,尤其才气众所公认。一位周慧的大学同学说,周慧爱写诗,在温州大学读书期间,系文学社成员;平阳县委办的一位同事说周慧正直,话不多;平阳县某局,属周慧联系的工作范畴,该局局长告诉记者,周慧脾气和善,从来不发火;而早在1998年就与周慧相识的叶温,则是周慧可以交心的挚友。叶温特别强调了周慧“为人厚道,能说真话,对自己要求很严,廉洁,总想有所作为”。

不过,平阳县已退居二线的一位老领导称,有一回在饭桌上碰见周慧,“他没架子,挺书生气,但三言两语一‘搭脉’,便知他在体制内‘滚得不透’”。

文成县老家人则大多认为,周慧有报国之志,“若无抱负,怎会2次往上考呢?第一次是从乡镇考到县政府办公室,第二次是2009年通过竞争性选拔考到了龙湾区”。

然而,热衷分析的人们,认为周慧貌似漂亮的仕途已经出现了不好的兆头——2011年他从龙湾区副区长转任平阳县副县长,“照理说,他应该去分量更重的鹿城区当副区长,或最起码,也应到温州的乐清、瑞安2个县级市当个副市长,否则‘回归’到乡下,就可以被认为是不升反降。当然啦,平阳县人口比龙湾区多,但这只是个牵强的理由……”

再看周慧的工作。记者在平阳县政府网站上看到,周慧分管农办(农业局)、水利局、林业局、海洋与渔业局、民政局、气象局、供销合作联社、移民办、能源办、畜牧兽医局、顺溪水利枢纽工程建设指挥部、鳌江流域治理办等,“每一块都逃不掉,每一块都责任重大伤不起啊!”平阳县公务员陈海说。据介绍,防汛防台是周慧的责任。今年7月3日,平阳县委书记王中毅检查防汛防台工作,周慧陪着,县委书记强调,须牢固树立“宁可防其大,不可疏其小;宁可备而无汛,不可汛而无备;宁可十防九空,不可失防万一”的观念; 船舶整治也是周慧摊子里的事。7月4日,县长黄敏主持召开“三无”船舶专项整治会议,周慧也陪着。县长要求坚决取缔“三无”船舶,做到“宜早不宜迟,宜快不宜慢”……陈海告诉记者,周慧曾抱怨过,基层工作事情多、责任重,但实际付出的辛苦劳动,往往既不被承认,也无法从中获得成就感。

这一头,是工作上的责任与焦虑,那一头,则是家族事业缺少帮手。平阳县科协一干部透露,周慧的许多亲戚都在意大利,生意做得很大,最近当地有个商城项目需要周慧去帮忙,“做企业和当副县长之间肯定要有一个抉择,之所以选择前者,只是他人生不同阶段的不同规划而已,无需过度解读”。

辞职背后的原因

问题是,无论周慧有意无意,他没有做到安静地走开。

他的辞职感言被传播得众人周知,少数人觉得他“不够上路”。因为紧随周慧之后,平阳县某镇干部“出事”了,某镇镇长又辞职了,如此接二连三,有人说,“这让平阳县领导情何以堪呢?至少,外人会质疑,平阳县领导是如何总揽全局的?怎么都hold(意为掌控)不住下面的人?”

这一系列事件更令人不断联想“周慧们”辞职背后的复杂原因,是性情使然?升迁无望?见好就收?还是逃避被查?

记者此番采访,众采访对象根据温州近30年来各种辞职案例,总结出六种类型。

第一种,四处碰壁型。若并非本地土生土长,又无法开展工作,处处受挫,感到无能为力,唯有一走了之。

第二种,是心理不平衡。阅历、水平、资格,本在常人之上,不甘屈人之下,于是辞职。

第三种,是感到职位已封顶,提前退休或退居二线。

第四种,是为摆脱体制内的劳苦,以求更高“性价比”的工作。平阳县政府一干部告诉记者,人说公务员“一张报纸一杯茶”,但情况果真如此吗?事实上,著名的“二八定律”在公务员界确切存在,80%的工作是由20%的人来完成的。他说:“公务员队伍中也有懒汉,有人喜欢充当评论员、解说员、裁判员,但运动员却很少。责任来时,运动员要承担,压力与辛苦过后,成绩、荣誉、功劳未必是他。与其如此,不如换份工作,同样付出,或许收获更多。”据他了解,一般而言,温州的副县长辞职去给企业打工,年薪三四十万元是至少的。早在2005年,上海某电器企业就向温州某处级干部伸出了橄榄枝,请他负责西部地区一商贸城项目,年薪开出68万元,干得好还可送股份。但这位处级干部考虑家人殷切希望他守着“铁饭碗”,权衡再三最终没走人。

第五种,是权力寻租。叶温说:“你在职期间曾为某企业谋取好处,企业想报答,但直接送钱是受贿,要判刑。于是乎,都学‘聪明’了。譬如,你给某企业200亩地,每亩只要1万元。当然,如此优惠价是要打着政府为扶持企业而出台优惠政策的名义,‘包装’得有板有眼。此后,你下海到该企业,对外称年薪几十上百万元,内部还有股份。像有的县领导,下海到某企业,拿到企业80%的股份,2年后自立门户做房产。其实,这就是企业变相的报恩行为。”

上一篇: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

下一篇:一群海上书画家的30年梦想与坚持

热点排行

专题

调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