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时报:金马奖须厚植民众对电影的兴趣

来源: 中国新闻网 | 2015-11-27 23:17:06 | 作者:实习编辑

25岁的台湾演员李鸿其凭借在《醉·生梦死》中的出色演出,获最佳新人奖。 中新社记者 陈小愿 摄   中新网11月27日电 台湾《中国时报》27日文章称,一年一度的

    25岁的台湾演员李鸿其凭借在《醉·生梦死》中的出色演出,获最佳新人奖。 中新社记者 陈小愿 摄 

  中新网11月27日电 台湾《中国时报》27日文章称,一年一度的金马奖颁奖典礼,又在风光中落幕了。颁奖典礼虽然好看,但仍需紧凑。节目超过两小时,太过冗长。此外,以今年的 节目内容来看,两位主持人认真卖力,有目共睹,然而,在此场合,主持人只是串场灵魂人物,不宜过度表现自我才华,也不适合多话。开场时小秀一段足矣。毕 竟,绿叶不宜遮掩红花。

  其次,颁奖人的角色,也还是绿叶,荣膺颁奖者,已有光环,废话少说为宜。有关颁奖者得过几次大奖或还会不会得奖的言语,听起来小鼻小眼而酸腐,只会削弱明星光环,尤应避免。

点击进入下一页
中时资料图

  该文称,真正主角,当然是获奖者,对其限时发言,自属失礼;但领奖后若长篇大论,亦属不宜,好像一辈子没得过奖一样,有失巨星大器。

  此外,在入围及得奖名单中,有好几部片子都没有在台湾正式上映过,这实在是在制度面最为怪异之事。“文化部长”坐在第一排,似也不以为意。金马 奖虽已海纳百川,接受全球华语电影参赛,但这毕竟是台湾主办的电影奖,颁奖典礼实况转播的主要观众,也是台湾民众,结果在颁奖典礼上出现一大堆台湾人看也 没看过、听也没听过的电影片名,岂非怪事?就以去年得奖大片《一个勺子》为例,直到最近才要在台湾上映,文化部门难道不应出面解决这种不合理的现象吗?

  最后,文章建议,金马奖执委会应该多做一点提升民众电影素养的社教工作。

  就以今年荣获数大奖的《聂隐娘》一片来说吧!该片在国际影展上大获殊荣,也获得金马奖评审的一致肯定,但许多人反应难窥其艺术堂奥也是事实。电 影的艺术价值再高,终究是要拍给观众看的,相信侯孝贤也不至于大师身段到根本不在乎观众反应的地步。那么,对于如此具有代表性的重要作品,执委会何不办几 场演讲或座谈会,让大家更懂得该如何欣赏本片,以提升民众的电影素养?

  就不说艺术电影吧!其实,大多数人连金马奖各奖项的定义,也不见得有多了解。例如,导演到底在做什么工作?各技术奖项的入围者又在电影制程中需 要完成哪些任务?这些对电影人而言的基本常识,观众可能看了一辈子电影也不了解。于是,在颁发技术奖项时,一般人其实是有疏离感的。因为,根本不知道得奖 者在做什么,更不了解得奖者在入围名单中胜出的门道为何?

  所以,电影如果要成为重要的文化工业,除了要有持续投入的电影工作者外,提升观众的电影素养,以厚植民众对电影的兴趣,实在是当务之急的重点工作,也是金马奖执委会的一种社教责任。(胡幼伟)

上一篇:谢小双:坚守在育人教书的岗位上

下一篇:联合早报:全球气候政策中的实用主义

热点排行

专题

调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