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降杯具”案受害者陈涛又遇变故 母亲患癌(图)

来源: | 2016-09-06 06:43:50

  2014年4月25日,“天降杯具”案原告陈涛拿着一叠民事诉状,来到了事发商厦楼下。三年苦寻后,他终于找齐了138个被告主体。 (资料图)9月4日,陈涛母亲在四川省肿瘤医

点击进入下一页

  2014年4月25日,“天降杯具”案原告陈涛拿着一叠民事诉状,来到了事发商厦楼下。三年苦寻后,他终于找齐了138个被告主体。 (资料图)

点击进入下一页

9月4日,陈涛母亲在四川省肿瘤医院接受治疗。

  “原本不想再追的5万元赔偿,突然变得很重要”

  五年前的一次意外,让陈涛被公众知晓——一次商厦高空意外落下的杯子,不幸砸中陈涛。两年前,起诉整栋大楼里上百家商户的陈涛胜诉了。成都锦江法院判决,124家商户平均分担赔偿金,每家承担1230元。然而时间过去两年多,本该拿到的15万元赔偿金,仍有5万多元未讨回。

  继续索赔十分困难,“本来不想再计较”的陈涛生活再遇变故,今年5月,母亲被诊断出宫颈癌。9月4日,陈涛告诉华西都市报记者:“原本不想再追讨的剩余赔付款,突然变得很重要。”

  A突生变故

  艰辛

  为儿子医药费,母亲辛苦打工

  卡耐基曾在《人性的弱点》里说过,儿女的健康是人的八大基本需求之一。

  被从天而降的杯具砸中后,为了医治儿子,家境不好的陈涛之母沈女士白天打工,晚上蹬三轮,为他筹集医药费。直到现在,仍在担忧儿子是否还有后遗症。如今,陈涛却开始为母亲的病情担忧。

  9月4日下午3点过,四川省肿瘤医院住院楼走廊,51岁的沈女士正在输液。由于没排上床位,她一早来到医院,待下午输完液,再乘坐公交28站,回到陈涛的公司宿舍中。

  望了望袋子里滴下的盐水,她说:“熬过了一劫,又来了一劫。”

  沈女士出生于南充农村,她和丈夫多年前来到南充市区,在当地一建筑工地上打零工。2011年,儿子陈涛被高空坠物意外砸中后,家里拿不出钱,她回到老家,东奔西走,向亲戚朋友借来十几万元钱。为照顾陈涛,她不得不停止工作。半年后,她再接起活,更加卖力了。白天到建筑工地干活,傍晚7点,她又蹬起三轮,直到晚上10点过,才肯收工。要是工地没有活路,她就蹬一天的三轮。“生意好时,一晚上能赚到四十来元,生意不好,一个人都拉不到。”渐渐地,她有了经验,中午去学校门口候着,天冷时就到广场去等。

  陈涛说,出事后再上班,他的工资只够自己日常开销及药物费用,外债基本是父母还上的。如今,通过拿到的赔付款及打工所得,家里的外债只剩下6万余元。就在一家人“松了一口气”时,噩耗再来。今年5月,沈女士被诊断为宫颈癌中期,“在南充接受了25次化疗”,因为医院部分治疗条件无法满足,她转院到成都。她得知,接下来,还将接受5次放疗。

  变故

  母亲突患宫颈癌,治疗费成难题

  陈涛住在成都金牛区金科南二路,一栋6层高的公司宿舍里。一间一厨一卫一室套房,20多平方米,房间里简单整洁,在这,陈涛已经住了6年。“除了洗衣机外,其他家具都是公司的。”

  9月5日下午,陈涛做着饭等母亲回家。他告诉华西都市报记者,自己做饭总“算不准”,常常把米放多。在母亲生病前,他会把煮多的米直接倒掉,现在,他学会放回冰箱。

  拿出母亲的病历,陈涛回忆说,5月底,家中20岁的二弟打来电话,他得知母亲病情后,赶回南充。医院里,他看到母亲剪了短发,瘦了10斤,正在输血,有点“难以接受”。“原本缓和一些的经济状况,再度紧张起来。”7月11日,了解到后续还有7万元以上的治疗费用,他在众筹网站上,发起了筹款,将目标金额定为7万元。

  筹款不理想,他起先也没太在意,直到他从医生处得知,母亲的肿瘤面积较大,身体情况也较为复杂,治疗难度较大。“当时,我就想,要尽我的所能,让她战胜病魔。”8月11日,他将众筹页面分享到了朋友圈,随后把目标金额改成了4.4万元。朋友的转发后,筹款增长得很快。目前,他已筹得44165元。

  B艰难索赔

  维权

  坠物伤人,状告商厦商户

  现在,他时常想起5年前,母亲守在他病床边的情形,他觉得,“被杯子砸中后,就走上了人生的另一条分岔路。”

  2011年8月15日,成都提督街,陈涛骑电瓶车搭女友行至锦阳商厦楼下时,一个落下的杯子砸中他的头。送往医院,陈涛被诊断为“左顶骨粉碎性、凹陷性、开放性骨折”,头部遭受重创。躺在病床上,右半身不能动弹,陈涛度过了“最艰难的一天”。

  三个月后,陈涛出院了,但留下的后遗症——创伤性癫痫时常折磨他。

  在家养病两个月后,他回到公司,并找到律师,一边上班一边维权,找商厦索赔。他听取了代理律师的建议,决定用“高空坠物连坐”的法律条款维权,起诉“有可能加害的建筑物使用人”。于是,陈涛在起诉书里,将30多家公司和商户列为被告。

  寻找

  历时两年,起诉百家商户

  随后,法院在立案时发现,商户数量远远不只这些,于是,陈涛继续寻找被遗漏的被告主体。

  之后,陈涛发现,指示牌里的商铺信息并不准确,有的已经搬离别处,有些已在工商部门撤销了登记,此外,还有些新增的商铺也未列入其中。于是,他找到物业公司,通过签订的物业管理合同,列出了158户商铺名单。拿到名单,陈涛和代理律师先到各个区的工商部门,逐一核实商户情况,并列出事发时,确在商厦营业的商铺名单。

  2013年9月,陈涛再次向法院提交了被告名单,包含超过150家企业和个体商户。接下来,在法院调查过程中,又有一些商铺搬离,“过程的艰辛”使陈涛放弃了部分商户,最终确定的被告为138家。

  陈涛说,为了寻找被告主体,加之定期到医院治疗,他每周都要请假。此外,由于身体受伤,他的工作效率有些下降,也直接影响到了工资收入。

  索赔

  两年过去,赔付还差5万元

  至今,陈涛还清晰地记得一组日期,“2014年4月28日法院开庭。6月18日,法院宣判。半年后,我先后两次拿到8万多元赔付,再后来,我陆陆续续拿到了1万元。”陈涛说,执行过程远比想象的艰难。有的商铺没有主动交赔偿金,一些商铺还搬离了。“两年来,执行法官都换了好几个。”其间,他并没有频繁地向法院过问赔偿情况,他认为,不能单纯指望赔偿金,要重新获得美好生活,还要靠自己。

  自法院开庭后,陈涛只有在接受采访时,才会回到那个改变他命运的地方,他表明过身份,问过商铺态度,“他们都说知道掉杯子一事,也知道我本人,但多数都说自己只是员工,赔偿问题做不了主。”陈涛说,两年来,有一个主动加他微信的商铺老板,几句问候让他感觉很温暖……

  9月5日,锦阳商厦里,许多商铺已经更换了名称,陈涛无奈地说:“剩下的赔偿金,注定拿不到了。”

  C未来希望

  一个月前,陈涛有了女儿

  “没追回的钱,是母亲的救命钱,也是女儿的奶粉钱”

  吃了两年药,陈涛的后遗症得到了有效抑制,“如今,基本没有症状了。”陈涛宿舍墙上挂着两张明星宝宝的挂画,“听说怀孩子时总看漂亮娃娃,生出的宝宝就会很漂亮。妻子怀孕时,我想让宝宝漂亮一些,就挂上去了。”

  最令陈涛欣慰的是,当年被杯子砸到时,他身后坐着的女友,在去年上半年最终成为了他妻子。今年8月6日,妻子在南充生下一名女婴,陈涛给女儿取了个小名“夏末”,“希望不好的事情都能到此结束。”他说,女儿就是他生活的寄托。

  一边是坐月子的妻子,一边是生病的母亲,两头都需要他照顾。现在,陈涛每周五都要回南充,为妻子做做饭,再为女儿洗澡,换洗衣服,待到周日下午,他才坐动车回成都陪母亲。

  陈涛说,女儿出生前后的一系列费用都是岳父岳母在支付,“家里确实没积蓄了,5万多元的赔偿金,既可能是母亲的救命钱,也可能是女儿的奶粉钱。”目前,他正在申请救助基金,“这五年教会了我,无论遇到什么困难,都要乐观地面对。”

  “女儿很懂事听话,每次看到她做鬼脸,我都觉得现在做的每件事都是值得的。”正说着,米饭熟了,陈涛打开了锅盖,“今天煮的分量应该恰好合适。”

上一篇:英国首相府发言人:英国将继续与中国建立“强有力的关系” 新2网址hg0088com

下一篇:很抱歉没有了

热点排行

专题

调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