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迷失十年"前车可鉴 中国应警惕通缩陷阱

来源: | 2016-06-02 07:53:58

随着经济逐步企稳,市场焦点也从经济硬着陆的担忧,转变为关注宏观调控政策是否会出现转向。尤其最近刊登的“权威人士”访谈中,对供给侧改革的重视以及对高杠杆的担忧

随着经济逐步企稳,市场焦点也从经济硬着陆的担忧,转变为关注宏观调控政策是否会出现转向。尤其最近刊登的“权威人士”访谈中,对供给侧改革的重视以及对高杠杆的担忧,更是加剧外界对政策收紧的猜测。我们对此并不认同,目前经济下行压力仍旧明显,此时言及退出政策宽松无疑为时过早。关于这一点,上个世纪九十年代邻国日本经历的长达十多年之久的通缩,为我们提供了宝贵的经验教训。

  1990年代初,随着资产泡沫的破灭,日本国内价格迅速回落。GDP平减指数在1993年底跌到1%以下,并于1994年底跌成负数,并在随后近二十年(77个季度)中一共仅有八个季度为正。PPI在90年代初期也一度连续六十五个月保持在负数区间。经济增长也在十年多内持续低迷,被称为“迷失十年”。面对彼时的挑战,日本政府并没有很好的应对。

  错误思潮一叶障目

  最值得借鉴的一点是,要正视通缩风险,抵御错误思潮,分清主次矛盾。在90年代初,日本经济增长迅速下滑,日本政府却未给予足够重视。在亟需需求调节的时期,反对需求管理政策的思路,特别是“结构性改革是唯一出路”的论调成为了主流观点。随后到90年代中期,日本的通胀指标已明确指向通缩,但国内仍认为根源在于各种结构性因素,包括全球化后进口价格降低,监管约束过多,国企僵化等。至90年代后期,人们终于认识到经济确实有通缩。许多国际知名经济学家,如Krugman和Bernanke等明确指出了日本经济亟需采取提振总需求的措施。

  综上所述,在通缩初现时,错误思潮使得结构性改革,如财政整顿、放松监管、加速私有化等成为当时政府工作的重心。逆周期调节措施的缺位,让日本错过抵御通缩的最佳时机。随后当政府开始采取货币、财政宽松措施,通缩已然根深蒂固,因此那些逆周期调节措施并没有立竿见影。这又促进了“逆周期调节无效”说在日本盛行,并带来了一系列的政策失误。

  供需改革不可偏废

  与日本当年的情况类似,中国经济增速自三年前就开始明显放缓,而多个通胀指标亦齐步走低,企业产能利用低下。相对于人口老龄化等缓慢渐进的趋势来说,总需求的下降更加剧烈,这也是经济面临的最主要的矛盾。在悲观预期下,需求不足和价格下跌相互自我强化,或使经济面临陷入螺旋式下跌通道的风险。

  诚然,眼下部分行业出现了明显的产能过剩问题,但我们并不能因此拒绝为整体经济提供必要的政策支持,让没有产能过剩的行业资源闲置。更何况,货币、财政宽松等拉动总需求恢复的政策,可为供给侧去产能、去库存等改革提供必要的融资、财力支持。毕竟,去产能需要额外的投入来安置转岗工人,创造新的就业机会;刺激需求恢复后,名义增长的回升也有助于帮助企业盈利恢復,进而降低债务负担。因此,当务之急在于多管齐下,从供给、需求侧同时着手,不可偏废其中任何一方。

  政策支持需要及时

  其次,货币、财政政策要及时果断,相互配合。回顾当年,在股市开始暴跌一年多之后,日本政府才开始启动首轮货币宽松。尽管政策利率降低到零的水平,但由于通缩已然深重,实际利率仍然为正,货币政策效果大打折扣。财政刺激同样于1993年才开始启动,同样其进程也并非一帆风顺。总体来说,日本政府的应对过于迟缓且力度不足,而不同政策之间的协调性也较差。从1990年中期之后的数十年内,货币、财政政策总是一方宽松、一方收紧,从未协调同步过。因此对需求的提振效果有限。

  再次,在经济的复苏态势没有完全确立之前,切忌过早退出宽松。在90年代中期日本经济初见成效之后,政府又过早停止财政扩张,并于1997至1998年开展财政整顿。同样,由于担心宽松的货币政策会流入僵化低消的国有企业,日本央行在2000年8月份再度收紧货币政策,即便当时核心通胀率正在减弱,而其国内产出缺口仍位于GDP-1.1%左右。这些举措使得好不容易略有起色经济再度陷入低迷。

上一篇:千亿元养老金入市进入冲刺阶段

下一篇:很抱歉没有了

热点排行

专题

调查